內蒙古晨報官方網站 | 內蒙古晨網熱線電話:15548360111 違法和不良信息電話:0471-3339111

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您當前的位置: 內蒙古晨網>>文章>>新聞>>要聞

董鴻儒:把荒山變林海 詮釋“兩山”理念

時間:2021年04月13日 編輯:王海清 來源:內蒙古日報

  三月的蘇木山。

  “你們去過蘇木山嗎?今天你們看到的郁郁蔥蔥的蘇木山,以前可是荒山禿嶺。是在趙守禮場長的帶領下,靠我們的雙手把荒山變成林海,才有了今天華北最大的人工林場——蘇木山!要說我給后人留下了什么,那就是這片‘綠水青山’!”又是一個三月天,我們來到烏蘭察布市興和縣城關鎮興華社區,有幸聆聽到84歲老黨員董鴻儒給社區黨員講述他的初心和綠化故事。

  臺上的董鴻儒精神矍鑠,思維清晰,聲音洪亮,憶想當年植樹造林的激情歲月,老人難掩激動。董老的話音剛落,雷鳴般的掌聲響徹大廳。雖然董鴻儒的事跡在興和縣廣為流傳,但是每聽一次,都是一次精神洗禮,血淚鑄就的“信念堅定、艱苦奮斗、團結協作、無私奉獻”的蘇木山精神催人奮發。

  將荒山變綠林,痛失三子也不后悔

  帶著敬仰,記者驅車從興和縣城出發一路向南,旅游公路延伸到山腳,不到30分鐘,便來到了蘇木山林場。

  興和縣蘇木山,位于南部陰山山脈的東端,平均海拔2000米以上,被稱為烏蘭察布市的“珠穆朗瑪峰”。

  解放戰爭時期,蘇木山曾是天(鎮)陽(高)懷(安)縣第八區革命根據地,先后有100多名蒙漢族烈士長眠于此。

  由于董老年歲已高,腿腳不便,他兒子、現任場長董存戰帶領記者參觀。沿著林間小路漫步,只見落葉松、油松、云杉、天然白樺覆蓋道路兩側,蒼勁挺拔,聳立云霄。身處其間,松濤陣陣,放眼望去,滿目蒼翠;俯視方圓10多公里,十幾個山頭“綠波”連成一片,形成蜿蜒壯闊的綠色“長城”,護佑著京津乃至華北地區。

  60年彈指一揮間,而對于育林人來說,這幾十萬畝林木卻是他們一年接著一年,一代人接著一代人,經年累月造就的人間奇跡!如今的蘇木山擁有18.6萬畝的人工林,森林覆蓋率高達78%,生態價值可達50多億元。每年夏季要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旅游觀光者數十萬人,蘇木山實現了不毛之地到人工林場、再到旅游景區的華麗轉身。以董鴻儒為代表的蘇木山林場工人,用行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綠色發展理念。

  “你們看,這是我父親他們當時種的第一批樹,40多年了,長得多粗,我都抱不住了?!倍鎽鹣窈⒆右粯?,滿臉笑容地抱著粗壯的落葉松說道。

  落葉松林雖不言,卻見證了董鴻儒他們頑強拼搏誓把荒山變林海的斗志。

  那是1958年春末的一個早晨,新婚不久的董鴻儒獨自步行到離縣城80華里的蘇木山去當護林員。董鴻儒翻山越嶺,“爬”到半山腰的護林站,是一間又小又矮的破舊土坯房,彎腰走進“窩棚”,家徒四壁,他的心頓時涼了半截。

  他坐在門前一塊大石頭上,呆呆地望著眼前的荒山野嶺,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寂、恐懼和無助。是走還是留?說起當時的迷惘,董鴻儒說,改變他這一生的是組織派他去縣農林局學習的6個月,6個月的時間一閃而過,但綠色王國的夢想在他的心中開始扎根。

  為了全身心地投入工作,董鴻儒狠下決心把家搬到“鳥不拉屎”的蘇木山上。由于交通不便,離縣城遠,缺醫少藥,他的3個孩子先后因患疾病得不到治療而夭折,痛苦沒有把他擊倒,他越挫越勇,信念愈發堅定。

  1960年春季,蘇木山建立國營林場,然而植樹造林之路并不順利。

  當年并不知道蘇木山上適合種什么,嘗試種了很多種樹,種植效果都不好,幾乎年年種、年年死,于是便開始了漫長的摸索之路。

  直到1964年,董鴻儒偶然發現蘇木山腳下有一棵長勢良好的華北落葉松,他興奮不已,但仍不敢貿然種植。

  1965年春季,聽人介紹說河北的圍場林場和蘇木山自然條件一樣,種活了落葉松,他們便趕赴圍場林場學習,并買回80斤種子,接著開始育種、試種,到了秋季,發現成活率很高,這讓他們欣喜若狂,信心倍增,于是開始大規模栽種。

  1966年早春2月,董鴻儒和工人們一樣,把淋濕的樹苗裝進麻袋捆好往山上背,再用特制的鐵皮水箱裝滿70斤重的水,從溝底背到山上。背負著七八十斤重的樹苗或水箱,要爬30多度的坡,最遠爬到15里的地方去種植,而且每天要往返兩三次。他們的肩膀被繩索勒出了傷痕,滲出的鮮血浸透了肩頭的衣衫……就這樣,全場職工經過一個春秋的奮戰,栽植華北落葉松1萬多畝。

  幾年的艱苦奮斗,幾年的無私奉獻,董鴻儒的付出得到組織的認可,1984年他被提拔為縣林業局副局長,1994年12月又當選興和縣政協副主席。然而,他主動找到縣委,要求繼續留在蘇木山,直到1999年到齡退休,一干就是42年。

  今年57歲的董存戰帶著記者一路看一路感嘆,他說,“父親說,那時最難的不是種樹,而是條件太艱苦,種樹是力氣活,而那會兒工人們常常吃不飽飯。因為條件差痛失三子,我是父親的第四個孩子,我3歲的時候也得了痢疾危在旦夕,父親套上馬車連夜拉著我去縣醫院,那時全是坑坑凹凹的土路,得兩天兩夜才能趕到。我真是命大,在中途大同夭鄉歇息后,病情稍有好轉,父親一看我有好轉的跡象,拉著我便返回了蘇木山?!?/p>

  有人笑他傻,說他是“樹癡”,但在董鴻儒心里那是一種堅守,一種信念,一種共產黨人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信仰。

  “蘇木山精神”在這片“綠?!贝鷤鞒?/p>

  春回大地的三月,蘇木山的背陰面依舊冰雪覆蓋。沿著林中小路蜿蜒而上,董存戰介紹:“現在蘇木山林場主要是防火防蟲,這幾天,是防火重要時期,路口設立了防護點,護林員24小時盯著?!?/p>

  當記者問到“為什么還會延續父親的事業?”時,董存戰說:“我小時候,這里都是荒山禿嶺,經過上一輩人努力,才有了腳下這片森林,雖說很辛苦,但是也有難以割舍的情懷。父輩們在這里植樹,從我這一輩開始護樹。我們要把這片森林完完整整地交到下一代手中?!?/p>

  “我就是和董老一起‘戰斗’過的人,他一點架子都沒有,和我們一起扛著樹苗往山上運,還要研究樹苗是否能成活。當時我們都被他的精神所感動,才有那么大的恒心,蘇木山能有今天的成就,靠的就是那股‘愚公移山’精神?!?8歲的護林員李珍說道。

  其實,董鴻儒荒山造林的事跡在自治區林業界家喻戶曉。早在1976年,自治區在蘇木山召開全區林業現場會,把蘇木山成功栽種華北落葉松的做法推廣到中西部地區,提出了“學塞罕壩,趕蘇木山”的口號,將蘇木山列為全區八個重點建設林場之一。

  一代傳承一代,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如今,“蘇木山精神”的接力棒已交至青年一代的手中。蘇木山腳下的盧家營村干部蘭婷婷說:“我爺爺、我父親都和董老一起種過樹、護過樹。董老不僅給我們留下了綠洲,更留下了寶貴的精神。我大學畢業就回到家鄉,接過前輩們的接力棒,立志建設好家鄉?!?/p>

  為了更好地傳承、弘揚“蘇木山精神”,興和縣在這里設立了蘇木山展覽館,烏蘭察布市學校在這里設立了黨性教育基地,每年都會有大批的黨組織在這里接受“蘇木山精神”的鍛造。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當我們詢問董鴻儒累嗎?值得嗎?董鴻儒老人爽朗地說道:“非常累,但值得!習近平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不僅得到了金山銀山,我們還得到了長壽秘訣。這里空氣好,人們心情也好,我84歲了,眼不花、耳不聾、身體好,這都是植樹造林給我帶來的?!?/p>

  人不負青山,青山定不負人。在蘇木山腳下的盧家營村,因為良好的生態環境,全村常住戶143戶285人,其中80歲以上的老人就有44人;不僅如此,依托良好的地理優勢,村民們還吃上了“旅游飯”?,F在的盧家營生態小鎮,白墻黛瓦與綠水青山相融合,原生態自然風光旖旎。

  走進“常新寬農家樂”,48歲的李美桃正在收拾前廳,為迎接5月份到來的游客做準備。她說:“自從蘇木山環境好了以后,我們的日子也變好了,打工有去處,還能自己開店當老板?!崩蠲捞业募t火日子是當地村民的幸福寫照,依托蘇木山旅游業發展,當地人均增收5000元。蘇木山已成為興和縣的一張靚麗名片,更是全縣旅游業發展的主要依托和支撐產業之一。

  春華秋實!40多年間,蘇木山已成為國家級標準生態公益林示范基地,這里不僅雞鳴三省,更是一座綠色氧吧滋養著蒙晉冀三地。董鴻儒也先后4次被自治區黨委和政府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和勞動模范,獲得了全國少數民族地區先進工作者和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等榮譽稱號,1989年9月被國務院授予全國勞動模范稱號。

  董鴻儒老人就像青山上的一棵不老松,這幾年,他還時常應邀外出作義務宣講,講述蘇木山的故事,講述3000多萬棵樹的故事,在他的感召下,成千上萬的志愿者加入到植樹造林的大軍中……(□文/圖 記者 皇甫美鮮 實習生 張舒君)


線索征集:內蒙古晨報現面向社會各界朋友征集新聞線索,熱烈歡迎大家撥打本報新聞熱線18047123456,分享您身邊的新聞。
內蒙古晨網
友情鏈接
双玩具入一洞快播